第五千零三十六章 越黑暗越安全(1 / 2)

踏星 随散飘风 1639 字 3个月前

点击一下,更多精彩

远处,大善无奈,它当然也能想到,可它的刺杀手段唯有石刃,放弃石刃还有什么能力杀这个晨?只能说那一剑针对它针对的太狠了。

不青手段诡异多变,倒是不在乎这一招。

随手抓住长冥棍,不青再次扬起,砸落。任凭陆隐力量增加多少,打不中都没用,真实与虚幻变化,就是力量最大的克星。

可陡然的,它动作一顿,不好,疠之气。

之前交手,陆隐掌握了八十道疠之气,在面对罪界绝对手段的时候发挥了作用,可面对不青这个岁月一道至高序列,明显不够用。而今晨这个分身突破到了两道规律,疠之气也增长到了九十道。

别看只是增加了十道,越往后,疠之气的增加带来的变化就越大。

八十道在应对两道规律强者时无往不利,更能对抗三道规律强者,比如罪池这种的,就无法以三道规律轻易压制疠之气,而罪池是罪宗三道规律高手,坐拥罪界资源,是内外天高手,它尚且如此,更不用说其它三道规律修炼者了。

而九十道疠之气,如果再面对罪池,足以让罪池难以招架,而今也可以明显影响到不青。

疠之气极限是一百零八道,只要超越一百道,或许就能彻底让不青无法出手,越往后,哪怕只是增加一道,也是质的变化。

陆隐此刻将疠之气增加到了九十道,不青明显感觉不对劲了。

“我居然把疠之气给忘了。”不青咬牙,声音低沉。

陆隐抬掌,世间不忘功。

不青眼前,青色闪烁,根本无需躲避。身体跨前,还是长冥棍,压下。陆隐盯着长冥棍落下,动都没动,直至长冥棍就要击中自己的一刻,陡然抬剑,剑出,黑色光芒一闪,与不青交错而过。

不青身前,血肉撕开,它中剑了。

陆隐则避开了长冥棍一击。

两人同时转身,望向对方。

“不好意思,时间不存在,貌似也被我破了。”陆隐开口。

不青低头看着身上的伤痕,抬手,擦了一下,血渍刺目:“本以为你会用疠之气影响我出招,却没想到你只是将它当做破我虚实变化的凭证。”

“佩服。”

“很少有谁会将力量本质完全抛开,彻底利用,晨,你修炼的时间应该不长吧。”

陆隐笑了笑:“也可能是我聪明呢。”

疠之气,在所有生灵认知中,是让对方力量凝滞,阻碍,如同修炼的力量生病,以达到破对方招数与战力的目的。这是死亡一道传出,主一道无数年的认知。

陆隐将疠之气提升到了九十道,更应该如此。可他变了,没有那般运用疠之气,反而将疠之气当做一种警报,破掉不青的虚实转换。

每当不青施展时间不存岁月之法的时候,他与身后两张脸都会一真一假,陆隐则在其出手时发动疠之气,定位真的那一个,反过来故意将自己暴露给不青,利用对方的虚实变换出手。

整个过程看起来复杂,其实只是一瞬间。

自踏上修炼之路,陆隐修炼的力量太多,太杂,以至于他可以克制几乎所有的力量,招式,只要找到办法。这就是他的路。

曾经这条路让他迷茫,是木先生说过,将每一条路走到极限就可以了。

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难,可陆隐就是这么做了。

不青吐出口气:“我与你打了三场,力量,岁月之法,种种手段的比拼有些厌恶了,或许唯有绝对的战力才能压下你。”

陆隐点点头,深以为然:“不错,就像云庭追我那一战,那时候的你可不一样,貌似叫,青天变。”

“王淼淼告诉你的吧,你想看,那就,再来一次吧。我也想再看看死寂变。”

话音落下,青色光芒冲天而起,自它体内每一寸骨骼,每一寸血肉蒸腾,宛如让整个身体发生蜕变。

陆隐盯着青天变,王淼淼说这是不青对岁月之法运用之大成。可无论怎么看,这都是天赋或者某种战技历练才对。

一声轻响,不青抬爪压落,没有任何花俏,直接正面强攻。

陆隐同时抬手,骨爪轰出。

双爪对撞,骨爪与血肉撕扯,黑暗与青色争辉,力量的对决化为一股撕开宇宙星穹的波动,将罪城废墟这一段彻底湮灭,让无数看到的生灵骇然。

更强了,这是纯粹的力量对决,不青比之前更强了。

陆隐没能第一时间压下,他惊愕盯着不青,明白了,原来如此。

青天变就是对岁月之法的运用,王淼淼没说错,这是不青以岁月,将自身每一个部位的最强状态拖到了现在,组合成了一个几乎完美的自己。

这一刻的他,身体每一个部位,哪怕是一根发丝都是古往今来,它自身的最强状态。如此组合下,不管是力量,速度还是战力,都在不断拔高。

还有这种运用之法?

不青利爪想压过陆隐,可陆隐突破两道规律在力量的增强上超越了死寂变时增强的力量,依旧不是此刻不青能压下的,不青体表青色飞旋,一脚踹出,陆隐同时踹出一脚,轰的一声巨响,同时后退。

陆隐刚后退数步,不青陡然出现,好快的速度,超越了他。

他想要避让,但看得到,可身体跟不上,不青的快,似乎让时间都变慢了,又或者是这一刻的它彻底掌控了周边时间,导致陆隐避无可避,唯一能做的就是抬起双臂,抵挡。

点击一下,更多精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