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1|140(1 / 2)

王府小媳妇 笑佳人 1945 字 2022-02-18

点击一下,更多精彩

top.wwwcom,更新最快的无弹窗网!

靠近武康伯府时,街上渐渐清静了下来,车外面马蹄哒哒,时而传来定王感慨这边巷子不错的夸赞,车厢里面,含珠绷着脸,自从定王决定去周家后,她就再没理程钰一句。

程钰明白她生气他没有阻拦定王同去,他也有气,气定王恣意妄为。

成亲之前,两人休沐时确实常常一起去郊外跑马,或是出去下馆子喝酒。定王早他三个月成亲,婚后还来找他,程钰提醒他多陪陪王妃,定王嗤之以鼻,程钰见他还是不太把女人甚至妻子当回事的态度,提前暗示定王,他迎娶含珠后,除非有正事,休沐日肯定是陪妻子的。定王当时讽刺了他一顿,但婚后都识趣地没有再来请他,想去外面走走了,会提前问他一声要不要去……

今日怎么突然跑来了?

说定王不知dào

他要去周家,程钰不信,那定王明知dào

还要过来,除了凝珠,程钰想不到别的理由,可见妻子之前的担心不是胡思乱想,定王对凝珠确实有了别的意思。

但他不能这时候就戳破,不能让定王一下子下不来台,更不能让定王猜到含珠早对他有提防甚至给他吹了枕边风。就算要劝阻,也得讲究法子。

“到了舅母家,我会一直盯着他,不给他乱闯的机会,你也将妹妹带在身边,两人见不到,就没事了。”程钰将怄气的妻子转过来,小声嘱咐道。

“他真有心,防得了一次还有下次。”听他心里明白,没有给定王找借口,含珠气顺了些,愁眉不展道。

程钰轻轻摸她的眉,笑着看她眼睛,“他今日特意来堵我,过去后肯定会想找机会见凝珠,那时我抓个现行,也有理由警告他是不是?否则现在就不许他去,被他猜出你在后面挑拨怎么办?”

含珠刚刚是太着急了,听了程钰的解释,她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道理。因为冤枉了他,含珠有点不好意思,转而却在程钰要亲她的时候扭过头,认真地嘱咐他,“那你看紧点,他真有不轨之心,你别训他,和颜悦色跟他说,就说凝珠性子散漫,不适合过王府里的生活。我看他是个讲道理的人,应该能听进去。”

能让程钰拼死相救的,人品不会太差,楚倾那么风流,碰女人也自有一套原则,不曾强取豪夺。

“知dào

,还用你提醒我?”程钰笑着点她鼻子,“你也别给他摆臭脸,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”

他哄孩子似的,含珠脸上终于露了笑,程钰正要亲亲,马车停了。

他无奈地坐正,理理衣衫,先下了车。

定王先他一步下马,见周文庭与阿洵一起出来接人,见到他都十分意wài

,他爽朗笑了笑,示意程钰解释。等程钰解释过了,他一把将阿洵举了起来,夸赞道:“阿洵都长这么高了,今日谁送你来的?”

他常跟程钰在一块儿,阿洵认得他,加上定王喜欢笑,阿洵还是挺喜欢他的,指着院子里面道:“父亲带我来的,王爷放我下来,我长大了,不能让人抱着。”他答yīng

过爹爹的,只能私底下跟他撒娇。

男娃一本正经的,定王偏要逗他,将人夹在腋窝下面不许他下去。阿洵着急了,见表哥扶着姐姐下了车,他咯咯笑着朝姐姐求救,“姐姐快帮帮我!”

含珠倒是被两人逗笑了,不得不说,定王确实很会哄孩子。

那边定王听含珠下来了,怕小媳妇看不出这是玩闹赶紧将阿洵放了下去。不放行吗?他还没做什么就被人家防贼一样提防了,再被她误会他欺负阿洵,回头不定怎么跟程钰抱怨。

“姐姐!”阿洵逃跑般躲到了姐姐身后。

含珠摸摸男娃脑袋,笑道:“王爷跟你闹着玩呢,阿洵什么时候到的?”楚倾来的倒早。

阿洵牵着姐姐往里走,脆脆道:“爹爹说庭表哥有出息,所以早点来。”与姐姐说话时不自觉又改了口。

含珠纳闷妹妹怎么没出来,与男客们分开后,才问小家伙,“你凝姐姐呢?”

阿洵脚步一顿,仰起头,有些担心,“凝姐姐病了,在屋里躺着,舅母让我别去打扰她休息。”

妹妹病了?

含珠顿时急了,松开阿洵就要去妹妹那边,急匆匆走了两步,想起方才在门口周文庭脸上始终带着笑,转瞬又确定妹妹应该不是大病。略微放了心,含珠回头招呼阿洵,先去见方氏。

方氏看到含珠就笑了,小声对她道:“阿凝肚子不舒服,你快去瞧瞧吧。”

小姑娘肚子不舒服还能让长辈笑得这么欣慰的,含珠心中一动,再看方氏笑着点头,她嘴角也止不住上扬,将阿洵个小傻瓜交给方氏看着,她领着四喜去看妹妹。阿洵想跟着去,别方氏拉住了,姑娘家说私房话,臭小子去捣什么乱。

凝珠住的望月轩离方氏这边很近,含珠很快就到了,丫鬟们见她来了,笑着迎接。

“姐姐……”凝珠躺在床上,羞答答的喊了声。

小姑娘脸色发白,一看就是糟了罪的,含珠打发丫鬟们去外面守着,她坐在床边,握着妹妹手问,“疼多久了?现在还疼吗?”她记得自己刚来葵水的时候,难受了半天,躺着站着都不行。

凝珠摇摇头,“早上起来时特别疼,现在好多了,义母让人给我炖了补汤。”

含珠看着妹妹憔悴的模样,心疼的同时,又有种妹妹真zhèng

长大了的欣慰,宽抚两句,柔声提醒她往后该注意的事情。凝珠认真地听,听着听着疲惫涌了上来,就在姐姐轻柔的声音里睡着了。

含珠替妹妹盖好薄被,静静地看了一会儿,让丫鬟们仔细照看着,她先去前面帮方氏待客。

前院那边,周文庭请了许多同科进士以及不幸落榜的同窗。定王是习武的,而且来这边的目的就是逗逗凝珠,故此站了会儿就对程钰道:“都是些酸腐,我去园子里逛逛。”

程钰与他一起转身,“我陪你吧,你以前没来过,别走错地方。”

点击一下,更多精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