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五十三章 不应该(下)(1 / 2)

星辰之主 减肥专家 3233 字 29天前

点击一下,更多精彩

其实,这样围着余副官聊天,聊他凄惨的人生过往,哪怕是在相对僻静的阳台上,也不是特别礼貌。但余副官并不在意,是他晚宴前听安东胜说起有关事项后,主动在这里讲的。过去这十多年,他应该已经在不同的场景中讲了很多次,以至于虽然熟稔流利,却又有种淡漠感。

看他这模样,如果有人让人现在扒开军服,看清楚里面的情况,他也会毫不迟疑地照做。

罗南并不需要,只是提出问题:“这应该算是一种植入技术了,在十三区那种环境里面,谁给你们做这种手术?”

“没有谁,嵌板本身就会吸附人体而存在,只是开启相关的权限,并度过一段适应期。”

“权限?”

“我们不确定是谁先学会并破解了,但操作并不算太困难,很快就在十三区中普及起来。事实上,没有嵌板以及后续的改造,可以确定,没有人能够活着逃出来……至少在我们那个时代,八十年代中期是这样。”

罗南继续问:“所以,这是你们在十三区逃亡过程中学会的,也就是说在十三区、在矿区的深层才有嵌板存在,而在深蓝世界没有……吗?”

余副官终于是想了想,才道:“我并不确定。”

“但我想,嵌板技术应该会是你们,我是说军方研究的重点。”

“是的,很多相关技术都化入了机芯序列中。”安东胜适时补充。

余副官则继续道:“当时地球这边虽还没有机芯技术,可在深蓝世界已经比较普遍了,高等级的监工和守卫,应该都植入机芯并做了很复杂的人体改造。相对来说,嵌板和机芯植入还是有区别的,一个粗糙,一个精细,嵌板虽然相对方便,但很容易出问题,出现类似于‘排异反应’的状况,我们一般将它理解为机芯技术的原始粗糙版。”

“所以你的结论是……”

余副官脸色终于生动了一点儿,他苦笑:“也许深蓝世界已经不需要这样低级的改造技术。”

低级?这个判断可是有问题啊!

“逃亡者”很普遍地无法判断深蓝世界与十三区追杀者的区别。而在超出地球水准的高端技术壁垒前,也很难分辨清楚“嵌板”和“机芯”的高下差异,这很正常。

罗南也没有做过系统研究,不好断言二者孰优孰劣,但他认为,“嵌板”完全不需要任何植入手术,在十三区那种极端恶劣环境中都能够自己安装,还可以支撑后续的人体改造,表现出与机芯类似的效果,真论技术含量,并不比机芯差到哪里去,某些方面甚至更优。

恰好,罗南检视“思想星团”的资料时,就看过类似的东西:混淆了遗传种与机械界限的“智械”技术。该技术与理论上实现永生的“上载者”,以及抹除遗传种边界的“无机生命”一起,并称为“思想三要素”。

当然,区区一个“嵌板”,不过是“智械”技术的末端应用。严格意义上讲,“机芯”与“智械”技术的分际也不是太清晰,中央星区就对天渊“灵芯”与“智械”的渊源颇有争议。

客观地讲,随着“灵芯主君”嵬坼沦为“孽毒活体”,灵芯体系缺少了一位开创性的大宗师顶立门户,“智械”的体系完善程度和历史地位,已经稳稳压过“灵芯”一头,当然,这种事儿不要在天渊帝国机修师面前讨论。

罗南并没有纠正余副官乃至安东胜等人的错误认知,也没有任何脸色变化,只是一翻手,变魔术般拿出了一个宽大的金属头箍:

“嵌板且不提,这个东西,有没有在那边见过?”

余副官长年跟在安东胜身边,眼光见识都是有的,一见便有些迟疑:“这是金桐的……”

罗南纠正他的思路:“不用管金桐,你只要回忆,在深蓝世界或十三区,见过这玩意儿吗?”

余副官思虑片刻之后,缓缓摇头:“我不确定。深蓝世界应该没有,至于十三区,追杀者以机械造物居多,大概也不会配备这种头箍;还有一些改造人,但只要是改造人,基本都是全包围的外骨骼或更庞大的重甲,我们只有逃命,基本不具备破甲能力,至少在我经历的团队中是这样。”

罗南也不纠结于“束神箍”,只根据余副官的表述进行分析:“所以,面对追杀你们其实没有什么反抗能力,只是为了适应极端恶劣的环境,提高奔跑或藏匿水平,而进行相关改造,是这个意思吗?”

余副官点头确认。

罗南继续问:“改造过程本身应该也是有极大的风险,哪怕有这种方便安装的嵌板。”

余副官再度点头。

看上去,这更像是一个大逃杀式的筛选游戏。

罗南还想到:以“思想星团”成熟的殖装技术,一旦嵌板上身,相应的数据自然会通过各种渠道完成收集,这同样可以建构一套“生命体系模型”——就是罗南正在地球上构建的那种。

当时罗南给自己定下的“全球生命体系模型”完成时间是两个星期,也没几天了,如今基本的框架轮廓已经差不多了,对时空环境的即时映射还比较混沌,这是因为相对于宏阔时空,地球上的生命还是太过渺小的缘故,就像污水深处的细菌个体,很难全面反射太阳的光辉。

但如果聚焦到某个区域,某类人群,应该也能得出一个近似结果。

他都能如此,百万年前就已经在中央星区称霸一方的“思想星团”,这样运作更没难度。也许他们暂时没找到进入地球本地时空的“空隙”,但是,对这边的生命,对这边的时空环境,未必一无所知。

好吧,这只是罗南根据自己的认知层次,做出的猜测和设计。

如果“十三区”真的有“思想星团”,他们可能不会想到这样的侦察方式,但也可能做得更高端、更不可思议。

只是对面是“思想星团”,就注定是个糟糕透顶的消息。

罗南微微叹了口气,很快他又问:“余副官,你要不要做我那个‘梦境游戏’的创意设计?”

话题大幅跳转,但罗南现在已经懂得及时跟上补充解释:“你的经历很特殊,你知道的,你们这一批人都很特殊。我还想从其他类似渠道中获得一些信息,综合起来,或许可以丰富游戏里‘金不换战场’副本细节,提前启动……“

说着,罗南却是看向武皇陛下,意思就是:金不换那位正主儿,啥时候儿也能像余副官这样深入交流一番。

余副官是个非常清醒的人,判断能力也是极佳,当即便问:“所谓的‘创意’,是指接受‘入梦法’之类的手段吗?”

“是这样没错。”罗南向他欠了欠身,略表歉意,既然大家心里清楚,他也不用过多解释。

余副官却是早与安东胜有过交流,此时再看后者一眼,便颔首确认:“我没问题。”

“辛苦了。”罗南先道了声谢,接下来,他又问了句,“我是不是能多接触一些和余副官有同样经历的人呢?”

中间虽然有非常丢脸的“移交”事件,但军方应该还掌握一部分“逃亡者”资源才对。

安东胜适时插话:“坦白说,安城还有几位,但身体状况都不太好,不良于行。如果罗先生有空闲,也欢迎您到安城来参观考察。”

“顺便挡一下位面弩?”

话是这么说,罗南仍然笑着答应。

虽然安东胜与他既定印象中的铁血军人形象不太符合,说话也有一些保留,但多数是与他的隐私相关,该提供情报的时候还是比较爽快,和武皇陛下这位超级谜语人还是有本质区别的。可谜语人再怎么麻烦,该有的交流也一样不能少,而且相对于正常人,还必须交流得更多。

罗南挥退畏难情绪,也让何阅音和猫眼等人先离开,只剩他和武皇陛下站在阳台区域。

两个人身外都有灵波扰动,形成了一方隔绝内外的干扰层。

要说现场还有一……嗯,两位超凡种,也有其他的能力者,他们这样做太明显了,摆明了不信任其他人。可他们讨论的事情,也确实不适合暴露于人前。

“安城现在麻烦也不少的。”武皇陛下如是说,并没有切入正题。

“嗯,那与我无关,而且人家也不会希望我过去掺和。”

单独与武皇陛下在一起的时候,罗南的肢体语言更放松一些,起码要表现出来。他斜靠在阳台围栏上,“束神箍”就在食指上打转,还扭头去看宴会厅里刚刚被人贴靠上去的安东胜。

某些人等他们分开,等得好辛苦。

武皇陛下打量了罗南两眼,轻笑道:“你对他有远超出‘安夏线’和‘十三区’的期待。”

“嗯,大概?”

罗南含糊应了一句,他与安东胜的交流确实还远未结束,无论是关于洛元,还是初代首祭,包括其修行方案的制定,都还有大量事实需要挖掘。

紧接着,他又补充了一句:“不过,他覆盖不了十三区……如果我真那么想,陛下你会不会掉头就走?”

武皇陛下微笑摇头:“是我形容不当。安城那边是有问题,但也只是表面问题,不值得花费太多心思。就好像沙滩上的城堡……”

她还用这个烂俗的比喻?

罗南闪了个无意义的念头,便听武皇陛下继续道:“……建得再好,终究会在下一轮潮起之时垮塌掉。”

“啧,陛下要把这个比喻扩张到整个地球吗?如果是这样,您这种游客和我这种土着的共同话题可就没多少了。”

罗南一边笑一边叹息,视线穿过阳台无形的边界,看外间灯光和夜色共同编织的淮城夜景,却无法看清他想要看清楚的东西。这种时候,嘴巴就应该起作用:

点击一下,更多精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