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0章 赵爹番六(1 / 2)

宠妻之路 笑佳人 2144 字 2022-02-27

点击一下,更多精彩

第170章赵爹番六

七岁的赵沐跟四岁的赵鸿一起跑进正房,宁兰容正在教女儿认字呢,听到动静抬起头,微蹙着眉头训斥两个小淘气包:“教过你们多少次了,不许慌慌张张乱跑,下次再这样我告诉你们父亲!”

“爹爹打你们屁股!”三岁的赵湘跪坐在炕桌一旁,幸灾乐祸地道。

赵沐偷偷戳戳三弟,赵鸿马上委屈哒哒地告状:“大哥打我们,娘你说说他!”

宁兰容朝他招手,等儿子走过来后她温柔地摸他的小脑袋瓜:“是不是你们又闯祸了?”

长子生下来就特别懂事,这么多年唯一让她担心的就是长子跟丈夫脾气太相冲,两人在一起几乎就是大眼瞪小眼,劝儿子儿子不听,丈夫那么大的一个人,偏偏在对待长子的事情上不肯让步,嘴上答应的好好的,一转身还是故意欺负长子。

赵鸿撇撇嘴:“我想玩大哥的弓,他小气,不肯给我。”

“你大哥那是怕你不小心受伤了,他对你们好,你们还来偷偷告状,既不是哥哥的好弟弟,也不是娘的好儿子。”宁兰容假装生气道。

“也不是好哥哥!”赵湘小大人似的附和。

宁兰容笑着瞪了女儿一眼:“就你会说话。”

赵湘咧嘴笑,余光里见门口走进来一人,她高兴地站了起来,朝炕沿跑去:“大哥!”

赵沉稳稳接住妹妹,见两个弟弟都老老实实地不吭声了,他让妹妹去把字帖拿过来,趁机跟母亲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,亲昵自然。宁兰容笑着夸他做得好,又罚两个小的写十张大字明天交上来。

赵沐赵鸿垂头丧气地走了。

赵沉多陪母亲妹妹待了会儿才走。

傍晚赵允廷从衙门回来,一进门就见长子在院子里等他呢,绷着脸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。赵允廷假装不懂,准备先去屋里换身衣裳,赵沉皱眉挡在门前,仰头问他:“你去登州的差事到底下来了没?再耽搁下去我自己过去!”

赵允廷故意弯下腰看他:“不怕你娘着急你尽管去啊。真是越活越没耐性,阿桔现在才七岁,有什么可急的。”

赵沉气得胸口起伏,瞪着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仇人。

赵允廷不忍心了,从胸口拿出圣旨给他:“下来了,后日咱们就去登州。”

赵沉转身就走。

~

赵允廷奉命去登州办差,因为要去三个月,他舍不得妻子儿女,便把宁兰容娘几个都带上了,闲暇时分领着他们去了他在这边买的宅院,一处后院种了一圈梧桐树的幽静别院。

这日黄昏,赵允廷领着赵沉从外面狩猎归来,父子俩一起去找宁兰容。

“打到什么好东西了?”见他们爷俩都平平安安的,宁兰容放了心。

赵允廷说了几样山中趣事,然后沉默了片刻才继续:“兰容,我在山里遇到一位世外高人,我想让承远留在这边读书习武,学成再回京城。”

宁兰容脸色一下子就变了:“什么高人?你怎么没把他请回来做客?”

赵沉接话道:“高先生隐居山林,我跟父亲碰上他也是误打误撞,娘,高先生文武双全,是我求父亲让我留下来拜师的,你们走后儿子就过去了。娘不要担心儿子,每年腊月儿子都会回京看您的。”

宁兰容将长子抱到怀里,非要赵允廷说个清楚,突然就要长久地分开,她如何舍得?

赵沉静静地靠在母亲怀里。

他也舍不得母亲,幸好这辈子母亲过得很幸福,有父亲悉心照顾,有弟弟妹妹们承欢膝下,他留下来得很放心。说来有些不孝,可是带着上辈子的记忆回来,他只想时时刻刻守在妻子身边,陪她一起长大,从小就牢牢占据她的心,不给孟仲景半点机会。

宁兰容再不舍,架不住赵允廷父子俩为了这个理由做了万全的安排,宁兰容虽然心里难受,却也知道如何选择才是最好的,为了儿子的前途着想,她只能听从父子俩的决定。

因是抽空过来,赵允廷并不能在桐湾久留,很快就带着妻子跟三个孩子离开了,分别时自然少不了一番依依不舍。他们离开当日,林贤一家所在的村子新搬来一对儿猎户师徒,雇人在林家那条街后面的空地上动土盖房。

盖房子在村中也是大事了,又是在自家后门口,四岁的林竹总喜欢跑过去看热闹,搬把小板凳放在墙根下,日头晒不着。

阿桔要照顾妹妹,就跟她一起坐着,拿三字经教妹妹认字。

“这上面的字你都认识?”

一道男声突然从对面传了过来,姐妹俩一起抬头,就见一个男娃走了过来,穿着一身粗布衣裳,正是新搬来的陈猎户的小徒弟。

阿桔点点头,因为跟赵沉不熟,她没有多说什么,继续教妹妹。

“我不信你都认识。”赵沉一把将书抢了过去,靠在阿桔身侧的墙壁上翻了两页,在阿桔气愤地站起来准备抢书时,赵沉突然将书举高,笑着看她:“我考你六个字,你都认识我就把书还给你。”

“那是我的书,你给我!”阿桔一点都不想理他,村里淘气的男娃太多了,没想到又多了一个。

林竹见姐姐被欺负,张嘴就朝对面大喊:“爹爹,赵沉把我大姐的书抢走了!”

此时田地里没什么活计,林贤闲不住,就在陈家帮忙盖房子,听到小女儿的喊叫,他回头看了看,随即一笑,顺势喊住陈猎户:“小孩子玩闹,不用管,赵沉那孩子懂事,不会真欺负阿桔她们姐俩的。”

陈猎户歉疚地赔笑:“小子顽皮,给你们家添麻烦了,回头我再教训他。”

爹爹不帮忙,林竹气呼呼跑去前院找娘亲求助。

赵沉朝身旁绷着脸的小姑娘摇摇书本,“你们女娃子最没趣了,丁点小事都要找爹娘告状,你是不是也要去?”

阿桔没理他,见书晃到眼前了,突然伸手去抢。

赵沉一直盯着她呢,阿桔才伸手他就又把书抬高了,小声跟她商量:“就考六个字,你说出来我马上还你。”言罢仰头看书,翻了几页后将书摆到阿桔眼前,“这个字念什么?”

阿桔拽住书想往回抢,赵沉紧攥不放,阿桔担心书坏了,只好赌气念了出来,“阿。”

点击一下,更多精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