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六章 白无常(1 / 2)

顽贼 夺鹿侯 2371 字 3个月前

点击一下,更多精彩

金翅大鹏俯冲滑翔,在落地瞬间褪尽金光。

它们耸肩伸颈,探着光秃秃的脑袋,用谨慎又凶狠的目光扫视城关,缓缓靠近东门外的尸体堆。

而在潼关西边的渭水河畔,一队队披甲骑兵下马列队,褪去甲胄,一个个体态结实的车轴汉子钻进浴桶,用硫磺粉把自己泡个通透,一人一碗饮了硫磺酒。

随后拿着衣裳往身上套,中衣单裤布袜,都用细绳将袖口裤腿扎紧,上戴掏出俩小洞的素麻头套,中戴五爪指套,下蹬牛皮军靴,完事再套上素麻罩袍。

从头到脚,捂得比出殡还严实。

传令兵走到城关下面,正碰上个在城外给自己挖坟地的魏迁儿营兵。

场面很诡异,木碑旁挖了半人高的坟坑,坑里坐着个脸肿脖子粗的红眼怪物,坑边则站着个全身笼罩在白色麻布里的人形生物。

四只眼睛视线交错。

就像刘承宗和张献忠对视——都觉得对方不像个人。

传令兵还是稚嫩了点,仅是做好心理建设,离真正视死如归还有一点小差距,看着坑里营兵的惨状,张张嘴硬是不知该怎么打招呼。

还是坟里坐着的营兵更看得开,抬头瞅瞅高悬烈日,又看了看面前的白影,挠挠脖子上肿大的淋巴结,自言自语道:“真他娘邪了门了,光天化日撞了鬼。”

随后就是夺命三连问:“你这是头七回来了?生前哪队的?下边也有大帅发装备?”

传令兵反应过来,连忙道:“啥下边大帅,上边大帅给发的,活人,骑营传令,快告诉魏将军,大帅叫我们来支援潼关。”

传令兵说得语气轻快且激动。

但坐在坟里的营兵并没有太大情绪波动,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潼关,叹了口气:“你们,来早了……”

自从魏迁儿高烧昏倒,潼关里的大营就进入了瘟疫爆发期,人们一个接一个失去战斗力,整个大营转眼失去组织,自相崩溃。

瘟疫、敌人、军法、杀戮、死亡、长官,在短短几日之内,所有能把这些绝望的厮杀汉约束在一起的东西通通消失,魏迁儿的倒下,只是压垮士兵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就在魏迁儿倒下的两个时辰内,城内自由行动的士兵就有不少死于非命。

有的是点火烧屋子,烧着烧着自己走进去了;也有看见袍泽发烧烧迷糊了,躺在帐中呻吟,凑上拿腰带把人勒死的。

更有在城里吃饭,胡吃海塞,吃着吃着就死了。

这么死掉的人太多,根本没人有闲心去分辨,到底是病得严重,吃饭的过程中病死,还是吃的太多,硬生生把自己撑死。

总之像这个营兵这样,挖个坟躺下去等死的,已经算非常环保的正常人了。

他们早就疯了。

包括参将魏迁儿在内的上千人会在几天内死得只剩一二百,而剩下上千名尚未出现症状的士兵也难逃下一次爆发。

没人能从这座城里活着出去。

传令兵将关门前的情况回报中军,直接让营中好整以暇的张天琳傻了眼。

说实话,面对这种闻所未闻的情况,除了刘承宗,任何人没有亲眼所见,都会错估形势。

张天琳也不例外,他得了刘承宗的提醒,来的非常慎重,在路上做好了为魏迁儿营提供支援的预案。

可是到这儿才发现,潼关的情况依然严重到超出他的想象。

作为最高指挥官的魏迁儿病倒,中级军官超过半数失去行动能力,下层士兵全无求活之意,整个大营分崩离析,名存实亡。

这个大营需要的不是支援,指挥链都他妈没了,支援谁啊。

张天琳深吸口气,看向自己的副将赵之瑞:“你以前当参将的时候,见过这种情况吗?”

赵之瑞当场就给了张天琳一个白眼儿,心说老子一个肃州营不就叫你娃给打成这样了?

还他妈问我!

但经验就是经验,赵之瑞满眼惋惜,点头道:“军心难用,崩溃了,将军按收拢溃兵的制度来吧。”

张天琳若有所思地摇摇头,不过也采纳了赵之瑞的建议:“就按你说的……一个大营,没想到啊!”

同为三营参将,他有点物伤其类。

其实张天琳一直自视甚高,认为他们这三个大营,就像朝廷的三大营一样。

甚至在私下里,他和魏迁儿还因为谁该得到三千营的名头争执过。

没高应登的事儿,因为他跟魏迁儿都认为那个善用枪炮的家伙应该叫神机营。

张天琳觉得自己才是刘承宗麾下骑兵第一,三千营是实至名归,但魏迁儿固执的认为见面就从裤裆里掏火箭的家伙骑兵血统不纯。

他想过三大营其中之一,在战场上覆灭。

尽管这个可能微乎其微,但确实想过,甚至还自己设计过无比壮烈的覆灭情景。

那一定是一场能够载入史册的伟大战役,面对重围,为友军部队争取时间,被迫向数以十倍计的敌军发起突击,最终以全营覆灭为代价,予以其巨大杀伤。

可他万万没想到,会在潼关,会因为一点瘟疫,一个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大营,就这样名存实亡了。

让最坚强的战士变得软弱,心无战意。

张天琳进城见到魏迁儿的时候,后者还没死,只是黄土埋半截了。

字面意义上的黄土埋半截。

张天琳是在潼关卫衙官署的院子里见到魏迁儿的,这官署院子被炸过,到处乱糟糟,残桓断壁还被熏得黢黑。

在一片废墟里,元帅府的大营参将就像一颗被栽下的树苗,被好生生的种进地里,只露出个脑袋,正被护兵喂汤药。

造型很别致。

一看魏迁儿还活着,能喘气,能喝汤,张天琳立刻鼓掌大悦,口中直呼可惜。

他可惜西番旅没有从征,不然巫师出身的哑巴阿旺见到这一幕,一定震惊于汉人法师在仪式方面的独到之处!

正在光合作用的魏迁儿一看张天琳发出诡异的怪笑,当即大怒:“把他拉下去揍,哪里来的怪人?”

“谁谁谁,过天星张天琳啊,大帅让我来救你了,我就知道你寿命如鳖,死不了!”

混身笼在麻衣里的张天琳蹲下身子,用戴着鹿皮五爪指套的手戳戳魏迁儿的脑袋:“你这干啥呢,咋的,帅府参将当着不好,准备改行当树仙了?”

张天琳乐呵呵在手套上搓着硫磺粉,道:“等打破府城,我去清个和尚庙,把佛像扒了,给你连人带盆迁过去种到那。”

“从今往后,西安府的百姓求神送子,只能找我的好兄弟树迁儿,不,树仙儿!”

半死不活的魏迁儿一阵翻白眼,没被瘟疫搞死,但是快被张天琳挤兑的气死了。

就在这时,营内军医张景孝走上前来,对张天琳行礼后说道:“张将军还是少说几句,魏将军大病未愈,切莫动气。”

点击一下,更多精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