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.大结局(1 / 2)

嫁给有钱人 笑佳人 3138 字 2022-02-27

点击一下,更多精彩

甄宝一毕业,傅明时就带她飞了欧洲。

两人将在英国一座城堡举行婚礼,在那之前,傅明时先陪甄宝去罗马试婚纱。

甄宝的婚纱非常仙,洁白浪漫的超长拖尾湖水般在身后蔓延,看着镜中的自己,甄宝都觉得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。想到在外面等着的准新郎,甄宝突然冒出一种冲动,想让他看见她,快点看到她穿婚纱的样子。

都说女人穿婚纱的时候最美,甄宝迫不及待想看他惊艳的目光。

傅明时的耐心还不错,当甄宝试完婚纱出来,傅明时笑着走过来,伸出手臂给她挽,看着她绯红的脸庞问:“合身吗?”

甄宝点头,非常合身,胸显得更鼓了,她都不好意思看。

“一定很美。”傅明时低头在她耳边说。

甄宝晃晃手机,逗他:“拍了照片,你要先看吗?”

傅明时握住她手,举到嘴巴轻轻啄了下,黑眸含笑看着她:“再等等。”

试过婚纱,傅明时牵着甄宝去逛罗马城。甄宝喜欢拍照,斗兽场、万神殿、西班牙广场,她好像又变成了那个第一次进城的村里姑娘,对哪里都好奇,不知疲倦地在景点间穿梭,看到喜欢的建筑或浮雕,便笑盈盈转过来,用她那双澄澈纯净的大眼睛望着傅明时,带着一点点害羞。

拍了这么多,傅明时会不会觉得她太臭美?

傅明时怎么会那么想,透过镜头遥望前面属于他的女孩,傅明时只觉得她美。

黄昏去许愿泉的路上,天空忽然下起了毛毛细雨,有渐渐变大的趋势。有人匆匆跑了起来,有人选择雨中漫步,甄宝其实特别想去许愿泉,可她担心傅明时生病,与她不同,傅明时是娇生惯养的贵公子,万一……

“咱们也回去吧?”仰起头,甄宝小声建议道。

细细的小雨珠落在她白皙的脸上,像杏花沾雨,粉嫩的嘴唇在劝他回酒店,雾蒙蒙的眼里却装满了对许愿泉的向往。傅明时轻抚她额头,蛊惑似的问:“你不觉得,这场雨很浪漫吗?”

甄宝笑了,高兴地踮起脚。

傅明时熟练地揽着她腰肢将她带到怀里,低头与她深吻。细密的雨不停落在他们脸上,有一点点凉,但这个吻是热的,雨水落到他们身上,无意地笼罩了一圈雾晕,自动屏蔽了过往行人。

没有买伞,两人手牵手走到了许愿泉边。

甄宝看看别人,她接过傅明时递来的硬币,转身,背对泉水,闭上眼睛将她的硬币丢到泉中,跟着默默许愿。这一刻的她,是诸神最虔诚的信徒,傅明时忘了拿相机帮她拍照,而是定定地看着她,用心铭记。

心愿满足了,担心甄宝着凉,傅明时拉着甄宝朝酒店跑去。

甄宝一直在笑,尽管回到酒店,两人身上都湿透了,傅明时脱了衬衫披在甄宝身上,掩饰住她傲人的曲线,顺便隔绝其他男人投过来的惊艳目光。意识到自己无意中露了春光,甄宝脸更红了,窘迫地靠在傅明时怀里,由他拥着跨进电梯。

小雨已经转成大雨,哗哗的雨声衬得客房温馨又宁静。

傅明时的心却异常躁动,进门便将全身湿.透的甄宝压在门上,一边在她脸上脖子上落下炽.热的吻,一边急切地扯下她被雨水打湿的衣裙,包括他自己的。甄宝本来有点冷,然而一分钟被用上,就被傅明时烧热了。

晕晕乎乎的,双腿突然被他抱起,身高差距太大,只有抬高她,他才能……

“那个……”甄宝环着他脖子,埋在他肩头提醒道,脸颊潮.红。

“不需要。”傅明时眸色幽深,话音未落,他深深地抵了过来。

甄宝抱紧他肩膀。

他如斗兽场上最健壮勇猛的斗士,对猛兽野蛮,抓住她这只柔弱的羊同样全力以赴,一面倒的镇压从走廊一直持续到客厅,再从客厅辗转到卧室。雨声清晰,他抱着她来到落地窗边,华丽的窗帘遮挡了窗外大雨,也藏起了客房内熊熊烈火。

最后的一下,甄宝听见傅明时重重的闷.哼,像帝王,宣示着对她的主权。

迷人的要命。

~

甄宝邀请三个舍友做她的伴娘,舍友们的机票饮食由盛世集团傅总提供赞助。

对甄宝来说,舍友就是她的娘家人,听着贾小鱼三人叽叽喳喳的声音,她又兴奋又安心。穿好婚纱,戴上头纱,甄宝面如绯玉,双眸似水。

“甄宝,你跟傅总一定要幸福啊,我已经爱上你们俩的狗粮了,想吃一辈子!”贾小鱼第一个过来拥抱她。

甄宝笑。

钱乐乐第二个抱她,紧紧地抱着:“甄宝你真美,我祝你跟傅总百年好合,啊,我都忘词了,总之你要开开心心的,早点生个小包子!”

甄宝用力点头。

范萱最后过来,同样抱住甄宝,声音是她一如既往的成熟平静:“甄宝你记住,你是咱们寝室的骄傲,傅总能娶到你是他三生有幸,将来他敢欺负你,你尽管跟我们说,我们仨给你撑腰。”

甄宝眼睛一酸,红着眼圈嗯了声。

新娘要出场了。

教堂中,红毯上,傅明时终于等来了他的新娘,远远看着穿洁白婚纱的甄宝一步一步朝他走来,那缓慢的脚步好像踩在了他心上,扑通扑通的,心跳越来越快,全身血液都在喧嚣。

宣誓、交换戒指,终于可以亲吻亲娘了,傅明时透过朦胧面纱盯着甄宝,直到面纱全部放到她脑后,看着甄宝水润灵动的眼睛,傅明时再也忍不住,上前一步将人拉到怀里,渴望地吻住了她红艳的唇。

他亲了很久很久,亲友们的掌声也响了很久很久。

从今以后,他是傅先生,她是傅太太。

~

婚礼之后,是蜜月,集团的事都塞给老爸,婚前已经休息半个月的傅明时,还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陪老婆。

甄宝彻底领教了什么叫水深火热,整个蜜月平均下来,傅明时每天至少缴纳一次公粮,强买强卖的生意,她不想要都不行。明天就要结束蜜月回帝都了,晚上游河回来,傅明时又将她压在了床上。

甄宝并不反对,其实也欢迎,只是今晚胸口不舒服,傅明时一碰她就疼。

她再次拨开他情不自禁凑过来的大手。

傅明时也感觉到了,看着单手护胸的老婆,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用欲.望完美地隐藏眼底的紧张与期待,“例假是不是迟了?”

甄宝一呆,脑袋里已经开始回忆起来,上次是毕业前来的,五月底,六月准备婚礼跟着度蜜月,过得太充实太甜蜜,她就忘了例假,可现在已经七月二十五号了,正常六月底就该来,她竟然迟了快一个月?

“你等着。”傅明时捧着她脸亲亲,迅速离开大床,穿好衣服出去了。

甄宝隐隐猜到傅明时去做什么了,她有点懵,会那么快吗?

不过,婚礼前傅明时就不做措施了,可能……

甄宝紧张,更有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,穿好睡衣靠在床头,一边等傅明时一边搜索相关信息,就在她看得满头雾水的时候,傅明时风一般回来了,手里拎着一个购物袋,里面目测至少装了十个盒子。

“去试试。”傅明时坐到床边,眼神更温柔了,就连抱她都比以前小心。

甄宝心情复杂,掏出一个盒子,打开包装。

傅明时路上已经研究过了,教她怎么用。

甄宝不想跟他讨论这个,抿抿唇,拆了三个包装去了卫生间。

傅明时下意识跟到门口,左手撑着被她关上的门板,右手一会儿握拳一会儿松开。里面传来细微的水声,傅明时拳头攥得更紧,甄宝却尴尬极了,猜到傅明时肯定在门外守着。

准备好了,按照说明书操作,结果第一个刚滴完,没等她去滴第二个测孕棒,第一个中间已经显示出了两条红线,并且颜色越来越深。甄宝手足无措心跳加快,不信邪地滴另外两个牌子的测孕棒,竟然都是两条杠!

甄宝低头,看着加起来的六条杠,她难以置信地摸了摸肚子。

刚过完蜜月,就怀孕了?

“凤宝,开门。”听不到任何声音,傅明时引以为傲的耐性轰然坍塌,拍门催道。

甄宝再瞅瞅那六条杠,神色复杂地去开门。

肚子里可能多了个小生命,不是简单的欣喜就能形容的,尤其怀孕的人刚刚毕业,之前没有任何心理准备,更没有孩子相关的具体规划。

点击一下,更多精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