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九章:细剑与戒尺(2 / 2)

点击一下,更多精彩

周季清匆促间却没有任何慌乱,他左手同样凝成剑指,试图挡住戒尺。

只是戒尺也如一团小小的沼泽,剑指穿过戒尺,没法起到任何作用。

戒尺又再度硬化,落在了周季清的脑袋上。

砰!

周季清被这一戒尺抽得在地上翻滚而出,砸在了擂台上,眼看就要摔出了擂台,他右手屈指在擂台石板上抓出了划痕,才在擂台边界止住了身影。

这一戒尺没有敲破他的脑袋,那是因为他用真气防御住了脑袋。

但饶是这样,周季清的口鼻有鲜血溢出,他晃了晃头,才算从头晕目眩的状态恢复了一些过来。

周叔清浑身都化作了一片沼泽,看起来更似一个怪物而不是人,他只是平静地注视着处境不妙的周季清。

甚至没有乘胜追击的想法,因为没这个必要。

擂台之下的众人也是惊愕地看着周叔清。

刚才周季清那直指心脏的一剑居然没有效果,难道周叔清形成这种状态已经没有任何伤害能伤害得到他了吗?

周季清觉得头昏脑涨,但他还在笑:“啊,真是羡慕你们这些拥有特殊体质的人,可惜我没有。”

周叔清冷哼道:“不必,如果可以选择,我宁可不要这个所谓的沼泽体质。”

“我只能修炼与此有关的功法和武技,一个不小心还会对我的体质造成冲击,小时候断手断脚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”

“有得必有失。”

周季清没有笑,他只是脸色肃然道:“刚才你要是不给我喘息之机,我可能就要摔下擂台输掉这一场了,为什么要停下来?”

周叔清挑眉道:“因为我还没有尽兴。”

“有意思。”周季清用袖子擦拭了一下口鼻之间的血,站起身,轻轻一拍背后剑匣。

乌黑的细短剑从剑匣中弹射而出。

所有人都是定定地看着那柄落在周季清手中的黑剑,剑长两尺,两指宽,看起来毫不起眼。

“你终于出剑了。”周叔清笑道。

“感受一下吧。”周季清说完,手中的短剑往自己身上一刺,唰的一下剑就消失在众人的眼前。

周叔清面露异色,他看不出那短剑是怎样消失的。

周季清又是左腕一抖,他的剑出现在了左手,接着左手往上一抛,又出现在了右手。

“这是在变戏法吗?”周叔清不解道。

周季清笑了笑,他没有说话,然后整个人消失在了周叔清眼前。

周叔清脸上露出警惕之色,他环视四周。

这是瞬移?

周叔清面露愕然,但过了一小会,周季清还是没有出现,瞬移肯定会马上出现留下身影,这周季清就似完全消失了一样。

不仅是周叔清,擂台下的所有人都在寻找周季清的身影,但都没有寻到任何的踪迹。

忽然,细短黑剑从周叔清右边空气中疾刺而出,刺向周叔清的脖颈,直接穿了过去。

泥浆飞溅。

周叔清一戒尺朝细剑刺来的方向拍去。

啪!

裹着真气的戒尺打在空气中拍空了。

周叔清微微一愣,脖颈上的细短黑剑不知什么时候早已迅疾抽了出来,又在他的左边刺来,再次刺入了周叔清的脖颈中。

点击一下,更多精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