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然间,常乐和于单有了同病相怜之感,深吸一口气,沉重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。

  只要司伯言不再针对她了就行,她现在就是要当隐形人。她试图从司伯言手中抽出自己的手,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。为了转移注意力,她一心一意地看着脚下的路,走的极为认真,不给司伯言任何向她搭茬的机会。

  孟久作为带路的,屡屡感叹,他们不是来找药的,是来此野游的。

  现在他们可是在找救命草药,他们却好像没有一个人着急,如此散漫还要闲聊,当真是让人看不下去。

  常乐和于单两个人可都是过了高烧期的人,按照他们这种病情速度,很快便会迎来白斑溃烂期,还指不定会不会有别的病变反应。这可是紧急情况啊!

  说起来,他要给常乐和于单把脉,看看他们现在的病情如何。他们二人全都拒绝了,他怎么坚持都不行。

  孟久跟他们一起走,只觉得他们是怪的不能再怪的人了。

  既然想不通,他也就懒得再想,做好带路人就是。

  这一走就又是一个时辰,他们终于翻到了后山。

  后山的路十分难走,山势要陡峭许多,稍不注意就会滚落,顺着坡下去,滚到不知名的地方。

  地势低处,浓雾掩盖,还能听见潺潺水声,应当是这山涧泉流。清脆叮咚,听着十分悦耳,莫名地便将他们长途跋涉的疲惫烦躁消了去。

  孟久告诉他们,这里的河流常年受瘴气侵扰,也不干净了。里面有一种凶恶的鱼,是食肉的。他们祖上称它为死鱼。

  常乐一度怀疑,这里的活物都不多,到底是哪儿有肉让它们吃?

  孟久对此也没有个准确的解释,只是说既然它们能存在,肯定是有原因能让它们活下来。

  存在即合理这种话,常乐自然是知道,他解释了跟没解释差不多。

  越往山脉深处走,路途越凶险。因着潮湿,石头上还有不少的青苔,一不小心便容易脚下打滑。

  因为树木的减少,其他植物便多了起来,种类奇多,许多都是常乐没见过的,而且都正长得茂盛,生机勃勃的。特别是有些花,看起来明艳非常,十分惹人喜爱。

  如此境况,宛如百花争艳,万木争春的春季。让人开始遗忘,现在其实是大雪纷飞,花谢草枯的冬季。

  常乐路过,只是随意地扫上几眼。她向来对花卉植物不是很感兴趣,特别是妖艳馥郁的类型。

  孟久说,这些越是艳丽的花,它的毒性就越强,要小心别碰上。正准备摘一朵红花的十里,当即就将手缩了回去。

  这后山的山路,孟久轻车熟路,司伯言、无泽和于单有武功,他们四人都算是轻松的。

  常乐和十里走起来就有些艰难了,跟着他们爬上爬下,身上搞得狼狈不堪,全程却是没抱怨叫唤过,全靠一股子巾帼不让须眉的倔强支撑着她们。

  “白色的草尖儿……”

  他们正小心地走在一个陡坡之上,司伯言忽然就念叨了一声。他定睛一看,指着侧边山体的陡壁,询问孟久。

  “那可是仙人草?”

  众人立马停了下来,顺手抓住附近的树木藤蔓之类稳住身子,遥遥地看过去。

  孟久跟他们提过,这入了后山便可以留心仙人草的存在了。

  这仙人草,多生于山缝陡壁之中,叶子呈锯齿状,草尖有一节是白色的。

  常乐紧紧抱着一棵树,因着近视,远看只能瞧见满眼的绿色,根本找不到仙人草的位置。

  那边的山体几乎都被粗粗的藤蔓覆盖,藤蔓缝隙间也是苍绿之色,应当是苔藓之类。此处的湿度很大,应当是临水。

  除了常乐的其他人,突然间就惊喜地叫了起来,弄得常乐一头雾水。

  在孟久确认说那就是仙人草时,他们更是发出了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感慨。

  “阿常,你看,好多的仙人草!”十里扯着常乐,激动地大叫,“你有救了!”

  常乐瞧不见,也就无法产生这种兴奋的感觉,只能干笑了两声,道:“那真是太好了。”

  “你们在这儿稍等,我去取来。”

  无泽很是自觉地将这活儿给揽到了自己身上。

  “嗯,我们先到下面的平缓处等着罢。”司伯言说着,扯了扯常乐的手,“走罢。”

  常乐一步一步小心地走着,紧紧地拽着司伯言的手借力。到了一处高阶地,司伯言直接伸手将她的腰一揽,很是随意地便跃了下去,稳稳地落在了下面的平缓之地上。

  “会武功就是好。”

  常乐忍不住感叹了一声。无泽揽着十里也落在了他们的身侧,于单抓着孟久的肩膀落在了另一边。

  无泽将十里安顿好,将醉茅点燃交给十里,自己拿了一小撮醉茅防止赤身虫的袭击。

  孟久交代了几点需要注意的地方,无泽记下后便施展轻功往他们侧边陡峭的山体上去。

  无泽身形矫健,轻功不凡,三两下便消失不见,如同闪电豹入林般迅速。

  常乐深深地怀疑,如果没有她和十里,他们这几个会武功的早就带着孟久摘了仙人草回村了。

  “无泽兄弟当真是厉害啊。”孟久有些艳羡地感叹了一句,“如果我也有这身手,能随意出入险境之地,村子里的乡亲们定然也能少吃些苦。”

  “我要是有这身手,之前也不会被人欺负成那样了。”常乐也跟着感慨了一声,“起码会个轻功,打不过就跑。”

  于单听闻,耳朵立马竖了起来,笑嘻嘻地到了常乐面前。

  “常乐姑娘想学吗?我可以教你啊。”

  常乐眼睛一亮:“可以吗?”

  于单嬉笑着,十分真诚:“当然,你也算是救过我,我教你个轻功就算是报答了。”

  常乐觉得他说的十分有道理,刚要兴致勃勃地答应,手便被人紧紧地捏了一下。常乐皱着眉头看向司伯言。

  司伯言面色无波,依旧是那副轻轻浅浅的样子。

  “这学轻功并非一朝一夕的,更何况取了仙人草之后,我们便要分道扬镳,只能谢过于公子的好意了。再者,萍水相逢,相互照应也是应该,于公子不必如此挂怀。”

  三言两语,司伯言就帮常乐将于单的示好全都推了回去。常乐虽然还是有些不情愿,但也不能说什么。谁让司伯言是老大呢?

  于单脸上还是笑意灿然,凝视着司伯言的眸子里却充满了敌意,忍了忍,直接忽视他,又看向常乐。

  “如果常乐姑娘愿意,可以先随我回金山江。我们临仙县临江海而居,日出日落甚是好看,常乐姑娘也可以去看看。”

  这回司伯言没有再替常乐挡回去,只是默默关注着常乐的反应。

  常乐听完于单的话,还是有些心动的,却是下意识地看向司伯言。见司伯言没什么反应,才意识到哪儿不对。人家于单是在邀请她,她为什么潜意识要知道司伯言的反应?

  至于于单,常乐很是不明白,于单怎么就突然对她如此盛情。一路过来,对她那是想尽办法地想插空接近她。

  他不是真的因为自己照顾了他一晚上,内心感激才如此罢?

  那也,太纯情好欺负了罢?

  “我也想跟你学轻功,也想去看看海。但是,我这家中还有事,还等着带药回去给老母亲治病,真是抱歉。”

  司伯言嘴角露出浅浅的笑意,似有一种意料之中的满意。

  于单也没怎么介意,只是朗然一笑,道:“没事。若是你日后想去了,可以给我写信,送到临仙县,我可以让人去接你。”

  “这个可以有。”常乐乐呵呵道,“不过,我们公子说的对,这萍水相逢,你确实不用将些小事挂怀。”

  “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这点道理还是懂得的。”

  常乐摆摆手,干笑道:“不用计较。对了,你不是要找草药?你为何不问问孟大夫,你要的草药在何处?孟大夫对这山中熟悉,也能给你指点指点。是吧,孟大夫?”

  孟久正在关注着无泽的动态,刚见着那边的山体上出现了个黑影,就因常乐的召唤回了头,附和点头。

  “不知道于公子是要找什么样的草药?”

  “这就不必劳烦孟大夫了。这草药我知晓模样,也打听过生长习性,能找到的。”于单再次回避了这个问题,又道,“不知道常乐姑娘你们是要找什么?你们也可以让孟大夫指点指点。”

  常乐笑道:“哦,我们一会儿取了仙人草,就让孟大夫带我们去找。”

  于单眸光微沉,意味不明地苦笑了下。

  “如此,看来我们是真的不同路了。希望,日后有机会还能再见。若是卜兄哪日欺负你,你也可以来找我,我在临仙等你。”

  常乐怔愣瞧他,见他说的认真,一时有些恍惚。

  这话,她要是没理解错,跟告白没什么区别罢?

  苍天啊大地,她被告白了!

  她感受到了来自女主光环的力量!

  “不必于公子担心,我会照顾好她的。”司伯言皮笑肉不笑道,“她是在下的夫人,也望于公子言语注意些。”

  于单抿唇,别有深意地瞧着他。

  “那卜兄就守好了。”

  常乐笑盈盈地瞧着于单,不由得想着,收这么个小奶狗,好像也挺好的。她现在说一句,让他以身相许,他会不会直接答应了?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八零电子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弃妇成凰:皇后要兴国,弃妇成凰:皇后要兴国最新章节,弃妇成凰:皇后要兴国 笔下文学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,与本站立场无关
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,请发邮件至admin#80vo.com,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。
Copyright©2018 八零电子书txt小说下载
豫ICP备14029001号-1